西甲

冬青奥会国际奥委会委员杨扬带着宝宝走青奥

2019-03-26 13:01: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华社挪威约维克2月14日体育专电挪威约维克的岩穴滑冰馆14日下午见证了这样1幕:国际奥委会委员杨扬面对3家媒体侃侃而谈,身后是刚结束第二届冬季青奥会短道速滑比赛的洁净冰面,身前则拥着一件灰色的羽绒服——羽绒服下小儿干咳怎么办,她刚3个月大的小女儿正在沉睡。这因如此,采访开始前摄像师一直在关心地询问:“打灯没关系吗?”

作为利勒哈默尔冬青奥会的协调委员会成员,杨扬自认参与工作义不容辞,即便履行职责意味着她必须只身带着尚在哺乳期的宝宝远涉重洋。为了两方统筹,她几近化身超人妈妈,旅行箱里为了多带娃娃的东西,自己的装备简而又简;出门背的是双肩背,推车带的是一只手和脚就可以折起来的那种;别的委员会间休息时,她要抓紧时间给宝宝喂奶,偶尔赶场,错过的便是自己的午餐。

不过杨扬说,从孩子出生到现在,3个月分分秒秒在一起,没有月嫂、育儿嫂,凡事亲力亲为,因此独自带出来旅行“真没觉得有什么挑战”。而这个在妈妈肚子里时便“见识”过2022年冬奥会申办全程、吉隆坡国际奥委会全会、北京田径世锦赛等诸多大场面的宝宝也确切乖巧,恍如继承了妈妈乐观和大气。

在宝宝的配合下,我们的采访非常顺畅。言无不尽的杨扬会主动表达“回到运动场还是很兴奋”的感受,会实话实说北京2022年冬奥会组委会“还没交给我具体工作”的现状,也会不厌其烦地描述她在青冬奥会期间所做的工作,只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她所参与的这件有意义的工作。

杨扬说,四届青奥会一路走来病毒性和细菌性感冒,她最大的感受是完善与成长月经不调吃点什么调理,很多有别于传统“奥运”级别赛事的新颖内容被不断鉴戒传承,令这个除比赛、比拼,更多是关于教育和交流的青年赛事愈来愈成熟。

预会期间,她和国际奥委会的同事们会轮值不同的“柜台”,随时与来访的小运动员沟通,有时是反兴奋剂问题,有时是运动员的职业规划,有时则是公平竞争这一类的奥林匹克基本要义。也有人会在向偶像先辈求合影后问些特别具体的问题,比如大赛当前如何减压,杨扬总会拿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和孩子们共同探讨。

“我也有过头脑一片空白的经历,但我发现压力实际上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转移的,所以我告知他们,最有用的方法是回到比赛场上,去关注每个细节,”她说,“和小运动员沟通,恍如回到了我们当年的时代。我希望我们那时候也有这样的项目,可以帮助我们尽快成长。”

关于国际奥委会委员身份以外的日常工作。杨扬骄傲地告诉记者,她的滑冰学校在上海和哈尔滨都展开得不错,“这次全国冬运会,上海代表队的男女冰球和短道速滑就都是以我们的俱乐部为依托组建起来的。”

去年,杨扬还把冰上体育课送进15所普通中小学,令每一个学期约3000个孩子能接触到这个项目,“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普及,发现人材、再进一步培养人材,以全新的方式参与到我们共同的冰雪事业之中”。

关于2022年冬奥会,杨扬说,为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作陈述时,她的侧重点便是运动员体验,而在国际奥委会履行委员职责时,她给予更多关注的也是这方面内容。

“固然,运动员体验其实与1届奥运会的诸多方面都息息相关,”她说,“我希望我的体验和经历能为帮助中国举办1届成功的冬奥会发挥更多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