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异种骑士团 第68章 往事

2020-01-16 22:3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种骑士团 第68章 往事

暮西镇的居民们,最近在热议几件事情。

第一件事,暮西镇正式成立后的第四个月,根据各行业工会和居住区协会的统计,小镇人口正式超过了七百,这在银环王国的西部沿海地区,已是首屈一指的大镇。

第二件事,人们最近发现,托德神父无论是在教堂布道、花园休憩、海边吹风,身边总是会跟着一位身背大剑、脸戴铁面的骑士。

说是护卫吧,并不太像。二人日常的交谈中,托德总是会用『别跟着我』、『难道你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吗』这一类的话,拒绝着骑士的跟随。所以,人们认为,神父并不待见这个人。

说是敌人吧,也不可能。骑士每天仅仅是跟着神父,没见他有什么别的举动。而且,有人向负责小镇防卫的哈金斯,提起此事时,对方也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第三件事,还是与托德有关。也不知神父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向行商购买了一批只有贵族们才会消遣的玩意儿——宠物鼠。这些白色的小家伙,只能看不能吃,还没办法下地干活,都是作为贵族家的孩子们豢养玩乐之用,没人知道神父为什么要花这个冤枉钱。

此时的托德在实验室中,忙着即将要进行的实验,根本没工夫去理会外面的风言风语。体内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让他不得不将调查『萨瑟兰遗物』异变这件事,放在了当前工作的首要位置。

他购买的小白鼠并不是为了观赏使用,而是用作萨瑟兰细菌的耐压实验。

大体流程是将体内的四种细菌混合液,根据动物毒性试验确定最大无作用剂量(MNL),根据MNL来定出小白鼠每日的允许摄入量(ADl)值,按照体液比例逐日增加,注入小白鼠的体内,观察可能会出现的生理变化。

之所以使用小白鼠这种动物,一是因为老鼠中的小白鼠基因序列和人类的差不多,它的全基因组和人类的相似度大概在98%左右。

二是因为培育方便、数量充足。病理性的实验,需要大量的实验体,进行统计学分析,这就要求人工繁殖一定数量的实验对象。

三是因为成本低廉。购买一只小白鼠才五个铜星,饲料消耗量少,又不挑食,还不占地方。

至于实验的其它准备,细菌样本都是现成的,随时可以进行培养皿繁殖。麻醉剂使用乙醚,通过使用浓硫酸对酒精进行脱水获得。

完成了以上准备之后,托德还剩下最后一项至关重要的事物,要去想办法拿到。

离开实验室,走入暮西镇的教堂。这里虽然是神父的工作场所,但每次来到这里,托德总是要为这一座由移民亲手建造的祈祷场所赞叹不已。

教堂的正厅内,已有不少正在祈祷的民众,他们看见神父的出现,纷纷起立致意。

托德用双手示意众人坐下,将注意力放在了后排坐在一起的两个身影。

阿方索和哈金斯。

托德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在实验室中忙碌的话,前者就一定会在教堂里等待,这已经成了二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后者,作为暮西镇护卫部队的负责人,托德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听人说,他在暮西镇不远的地方,对小镇护卫进行了集中的训练,以备不时之需。

但这两个人坐在一起,还像老朋友一样的交谈,这倒是托德始料未及的。

看见神父走了过来,哈金斯猜测对方寻找的对象,不会是自己,便中断了与阿方索的交谈,主动让开了位置。

托德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坐在了阿方索的身边,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德卡沃阁下,我有一事相求。”

骑士的身体稍稍侧了一些,但没有说话。

知道沉默是对方倾听的习惯,托德压低了声音:“我希望向您借用一个人,他将对遗物的研究,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谁?”

“您的扈从,瓦尔顿。”

阿方索点了点头,他知道托德既然开口,那么他一定有着充分的理由。

眼见着骑士转身离开教堂,从刚才开始,等待在一旁的哈金斯凑到了托德的身边,小声说道:“关于阿方索,我想和你聊聊。”

二人来到教堂的忏悔室,哈金斯对托德讲述了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我和阿方索原本同属于银环王国的骑士团,效忠于银环王室。从见习骑士开始,我们就已并肩作战,与北方的蛮族战斗了六年之久。”哈金斯戴着手套的双手,十指交叉,对着面前的十字架一边祈祷一边说道。

托德听到这里,想起以前在与北方海盗作战时,二人的奇怪表现,忽然明白了原因,他问道:“后来,阿方索从世俗骑士,变为了教会骑士,这又是怎么回事?”

哈金斯的眼睛望向远方,仿佛想起了过去的回忆,语气萧索:“这要从他的家庭说起,阿方索.德卡沃原本有一位美丽的妻子和一对健康的子女。他的妻子由于丈夫长期征战在外,劳累于家事再加上身有隐疾,一病不起。阿方索在那之后,四处求医。终于有一天,一位自称来自于东边的旅者,给了他一根铜管,声称里面的事物可以救他的妻子……”

托德呼吸一顿,不自觉打断了哈金斯的话:“铜管?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里面就是萨瑟兰遗物。”哈金斯闭上眼睛,重重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走投无路的阿方索,只有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使用了铜管,结果他妻子的病真的好了,可惜好景不长……”

“萨瑟兰遗物将他的妻子变成了怪物……”

听见托德的话,哈金斯吃惊的说道:“他对你说过这些?!”

“不,并不是全部,仅仅是一部分,后来呢?”

男子的眼睛注视着十字架:“在大约半年后的一个夜晚,他的妻子变成了怪物,亲手杀了两个孩子,赶回家的阿方索,在悲痛和绝望之中,杀了他的妻子……在那之后,他将自己所有的财产捐给了教会,并成为了一名猎杀异种的审判官……”

托德倒吸了一口冷气,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等一等!你当初将我带回修道院时,你是否知道我将会变成怪物?”

哈金斯立即摇了摇头:“不,当时我并不知道。萨瑟兰的继承者最后将变为怪物一事,是教会史籍中的隐秘部分,一般人不会知晓。今天也是我一再追问之下,阿方索才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我。”

男子将脸转向了托德:“我之所以将这些事情告诉你,是因为如果你能解开继承者变成怪物的谜团,你不仅仅能拯救你自己,或许还能够挽救一颗被苦痛和自责禁锢的心灵。”

深圳仁爱医院吴美红
暨南大学附属顺德医院
吉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海口妇科医院哪好
苏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