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盘点2015年体育丑闻布拉特禁足本泽马被除名

2019-03-26 13:12: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体育精神的核心是公平、公正、公然,但当体育或说体育产业成为一门全球性的大生意,其本身的纯洁性与独立性也就很难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宝宝发烧40度怎么办

过去的一年,我们见证了国际体坛众多机构身陷丑闻,贪污、行贿、洗钱、兴奋剂……国际足联腐败窝案爆发,并终究致使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被“禁足”8年。无独有偶,现年82岁的国际田联前主席迪亚克和他的助手也被法国检察机关逮捕,罪名是涉嫌在2011年收受贿赂从而对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延期处罚。

而作为个体,缺少道德修养的运动员在场外的陋习和在场内的暴力也屡见不鲜。比如身陷敲诈国家队队友风波的法国队前锋本泽马,以及被判谋杀女友罪名成立的“刀锋战士”皮斯托瑞斯……

布拉特普拉蒂尼

200万瑞士法郎引发的“血案”

对于国际足联而言,2015年可谓是他们的多事之秋。5月,美国警方和瑞士执法机构联合逮捕多名国际足联高官以后,这个掌握着世界第一运动、可谓“国外之国”的机构就一直处于风雨飘摇当中。

在7月20日的国际足联特别执委会上,英国喜剧演员尼尔森闯入会场,用一叠假钞砸向布拉特的瞬间,也许会成为世界体育史上一个永久的讽刺性时刻。

布拉特和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由于2011年2月一笔200万瑞士法郎的付款,终究被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认定为没法解释,两人遭遇制止参加任何与足球有关活动8年的处罚。

按照普拉蒂尼之前的解释,这笔款项是1999年至2002年间,他个人为布拉特做的非官方工作的报酬。但他却始终没法解释,为什么这笔款项在工作后9年才得以支付,具体款项支付所对应的工作又是哪些方面的事宜感冒发烧身上肌肉酸痛应该吃什么药。因此媒体普遍分析认为,这笔款项的实质是普拉蒂尼接受布拉特的“不忠诚报酬”,实际是为布拉特谋求连任的拉票贿选专款。

实际上,200万瑞士法郎并不足以引发如此之大的连锁反应。回过头来看,他当年在世界杯申办投票仪式上,突然“转向”投给卡塔尔的那一票,以及尔后他的儿子小普拉蒂尼突然出任瑞士一家体育公司的CEO,并且从中获得巨大利益,则是任普拉蒂尼怎样巧舌如簧,也无法说清的了。

迪亚克

纸包不住俄罗斯兴奋剂丑闻的火

国际田联和国际足联实际上有很多类似之处:他们一样是国际体坛商业运作和市场开发情况良好的单项体育组织,旗下具有众多会员协会和大批明星运动员。这两家组织旗下的国际性赛事均具有数以亿计的支持者,在赞助商、广告、转播权等商业开发领域收获颇丰……

曾担负国际田联副主席25年的迪亚克扶正后,不断连选连任,直到2015年83岁高龄时才卸任。

11月初,现年83岁的国际田联前主席迪亚克和他的助手被法国检察机关逮捕,罪名是被指控在任期间收受100万欧元的贿赂,用于包庇8名俄罗斯奥运会奖牌获得者逃避药检。而11月9日,一份350页的重量级报告引发更大震动——建议对世界田径巨头俄罗斯实行全球禁赛!

11月13日,国际田径联合会以几近全票通过作出决议,对涉嫌“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俄罗斯田协实行全面“禁赛”。根据这一决定,俄罗斯田径运动员不得参加任何国际比赛,包括世界田径系列赛和奥运会;俄罗斯还将失去两项赛事的举行权。

但迪亚克所经手的丑闻还没有完全被揭开。法新社最新报导称,这位国际田联前主席,被怀疑向国际田联前反兴奋剂医师多尔支付了约14万欧元的现金,让其暂缓公然对俄罗斯涉药运动员的兴奋剂检验结果。

本泽马

交错朋友付出沉重代价

不管是出于无知还是无畏,但本泽马确切那么做了……今年6月,正在法国国家队集训的瓦尔布埃纳接到了勒索电话,一名叫做阿克塞尔的嫌犯表示手中有瓦尔布埃纳和其女友的性爱视频,希望得到15万欧元赎金。

在瓦尔布埃纳不肯缴纳赎金的情况下,3名犯罪嫌疑人展转找到了一名本泽马儿时好友,希望托他找到本泽马并向瓦尔布埃纳传话。使人无法理解的是,本泽马居然真的那末做了,并且对他的朋友表示,“别担心,他没有选择,我会让他明白,他会给钱。”

由于瓦尔布埃纳此前已向警方报警产后预防感染什么药好,以后的一切都进入了警方的监测范围以内,本泽马或许认为自己是在帮助朋友,但就这样成为了涉嫌参与敲诈的爪牙。

目前在案情没有明朗之前,本泽马已被法国国家队无限期谢绝征召,并且被法国总理公然批评不配入选国家队。而如果他被证明有罪,那末本泽马将面临至少五年的牢狱之灾。

不管是情商太低还是交错朋友,本泽马这件事确切干得有点蠢。

刀锋战士

误杀?不,是谋杀!

南非残疾人运动员奥斯卡·皮斯托瑞斯,人们称之为现实版“阿甘”“刀锋战士”“世界上跑得最快的无腿人”,残奥会上的博尔特……但最近两年来,这个昔日以励志形象出现的名字始终与法庭相伴。

2013年情人节,皮斯托瑞斯在自己的寓所开枪打死女友瑞瓦·斯廷坎普。检方在首次庭审中称,皮斯托瑞斯并非误杀女友,而是“蓄意谋杀”。2014年3月3日,该案在比勒陀利亚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并在9月11日判决其故意杀人罪不成立,裁定皮斯托瑞斯过失杀人罪,被监禁5年。今年10月20日,假释委员会在皮斯托瑞斯仅服刑一年以后,批准他在自家寓所“软禁”。这些判决均引发了南非检方和当地大众的不满。

终究,南非最高法院对检方上诉进行审理,并作出重大改判。判罚的转变,源于法庭上检方强调了一些案发时的细节。据称,皮斯托瑞斯在开枪前先穿上假肢,随后走了7米到浴室门口开枪,致使瑞瓦身中3枪、头中1枪而死亡。虽然皮斯托瑞斯曾解释是由于以为有贼闯进来才开枪,但隔着浴室门就开枪、且连射4枪让法官认为皮斯托瑞斯的袭击并不是仅仅是自我保护,且有意识的攻击是瑞瓦死亡的直接原因,故改判“故意杀人罪”。

法官里切在宣判时说:“被告有犯法意图,谋杀罪成立。本案发回原审法院,考量适度判刑。”这也意味着皮斯托瑞斯将结束他“囚禁”,重返监狱,有可能面临最低15年徒刑。

南方日报记者 朱小龙 专题策划 邱江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