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游灵之心 第五章 染满褐红的荧白

2019-10-17 21:36: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游灵之心 第五章 染满褐红的荧白

小镇东门外,大雨停歇,太阳开始西下。

“这几天的天气实在是有些怪啊。”洛雪裹了裹身上的衣衫,感觉到了一丝凉意,顺着东门南下,走了两个时辰,来到了凡水河边。凡水河在经过了大雨的冲刷过后,依旧清澈见底。

他提着水壶,打壶盖打开来,灌满了河水。偶然有一次听林壮大叔说过,锻造的武器经过这条河河水的淬取,会比用井水淬取锋利得多。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把这一大壶河水送给他作为小刀的谢礼吧。他应该也许会高兴的。

远远的河对岸似乎发出了异响,洛雪抬起头定睛一看,是两只小河狸在打闹嬉戏。

低矮的身体,有蹼的手脚,圆润的身体,龅牙,是河狸兽的特征。可在他看来,这两只小河狸并没有圆润到哪里去。

两个月前怀孕的河狸兽来这里安了家,没想到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他心中知晓河狸兽是温顺的动物,只要不侵犯它的地盘的话,并没有任何危险。而且整个凡水镇的人都知道在河对岸的它们的存在,但都默许了它们占用着一大片水域。

并不是同情和萌萌的长相!洛雪在心中否认了这一猜测。迅速的切换了自己的感性思维,眯着眼睛看向小河狸兽们的身后。那里雾树纵横交错的生长着,雾状的枝条疯狂的向上拔高,贪婪的呼吸着每一寸阳光。那是深不见底的魔语森林。

是要拿它们做挡箭牌吧,洛雪不得不承认这种事实。北面有守望城顶着魔语森林的压力;西面是贵族城池天河城,不怎么欢迎我们;南面则是顺着凡水河到了开江,也就是森之国内部;东面则是魔语森林往森之国内部突出的一段地带,东南部有河狸兽安家,正东方如今有利爪熊出没。

等等!河道下游的河狸兽,河道末游的利爪熊。这样的话小河狸的气味会……

看着河对岸你一个泥鳅我一个泥球互相扔着打闹着的小河狸,他不由自主的转过视线,吞了一口唾沫,突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已知条件:小镇队长的无动于衷,护犊心切的河狸兽,残暴狡猾的利爪熊。

只能得出一个最佳结果:让河狸兽和利爪熊相互厮杀。

真的对上的话,绝对毫无胜算。他心中主观估算了下两方的战斗力。手上的水壶颤抖着,目光偏移,不忍心再看那两只小精灵一眼。

低头看着河道里倒映着的自己的脸庞,刚刚被大雨打湿的头发还没有彻底干透,凌乱的发尖胡乱的黏在了头上。

“我又有什么实力来干预它们呢?”他自嘲的笑了笑,倒映的河水中投影着凄惨的笑容。

他扶着长途跋涉劳累的双腿,勉强站起了瘦削的身子,那两只小河狸似乎注意到了他,汪汪的叫着,不怕生的窜进河里,竟是要直接游过来。

“千万不要是最后一面啊。”他不再回看一眼,背过身子向镇子跑去。只留下小河狸们地张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瞪着彼此。

看着东门,他想起了两天前那起事件后被丢在地上的药篓,两天的时间过去了,被采摘的月华草应该还没有枯萎。难得出来一次,趁着天还没黑,反正离这里不远,去看看吧。说不定还放在哪里呢?他仍保有一丝希冀,内心充满着刺激。

这回有了准备,他拍了拍胸前藏着的驱兽粉,充满了信心,就算利爪熊还待在那里的话,不再大意的他也能及时躲避。

想到这里,连忙别上了刚刚装满河水的水壶,奔跑的双腿向右一撇,转移了行进的路线。

一片绿色的草地滋养着,草地上零星的几棵雾树没有了竞争,反而长得歪歪斜斜,了无生气。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洛雪心道这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他放慢了脚步声,借着灌木丛的掩护,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前进

没有奇怪的气味,他的鼻子抽动着嗅了嗅,也没有感觉到奇怪的空气流动,他躲在茂密的灌木丛中伸出双手,凝神感受着空气的流淌。先前沦为主战场中心的雾树正中央断裂飞成了两截,似乎是被利爪熊弄的。

到手的猎物逃跑了,所以气急败坏的拿树出气吗?看着被破坏的现场,他若有所思。

“嗯?”在灌木上有着一些不显眼的物体,他伸手取了下来,又捻了捻,似乎是利爪熊的毛发,毛质疏松,颜色有些许褪色,不是饿极了,就是受了很重的伤。

联想到之前腹部上划开的一道巨大伤口,洛雪心中有了大致的推测。“可惜那次根本没有时间观察它的伤口,没有办法知晓是什么物种造成的伤。”他喃喃自语道。在经历着这几天的平复过后,他的心情得到了极大的好转,已经可以从容的回忆起当时的每个细节了。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它并不在这。洛雪直视前方,看见了大雨过后,在雾树断裂的木纹缝里里,有几只被淋湿的不知鸟躲在里面,似乎被冻得直叫唤,声音有些发抖。

不知鸟,傻傻的灰色小鸟,因为春夏秋冬都在这里不迁徙,又要被冬天冻得直叫“冷啊~冷啊~”,被人们戏称为不知春夏秋冬,所以才不迁徙的鸟儿。不知鸟也因此而得名。他们生性胆小,却又亲近人,是一种矛盾的鸟类。

他一边辨识着自己当时所在的方位,一边从灌木丛里钻了出去,回到现场,四处寻找着之前丢弃的药材。

“这是?”他一眼瞧见了插在土里的小刀,小刀沾满泥水完好无初,于是洛雪把它拔出来抹了干净绑在了裤腰带上,和林壮大叔送的晶岩小刀并排放到了一起。只不过一个有刀筒,一个没有罢了。

“怎么会没了呢?利爪熊又不是食草动物。”他四处寻找着,没有发现药篓,正当放弃之际,在附近的一块没有草皮覆盖的泥地里发现了几个脚印,那是人的足迹。

“不是我的脚印。”这场大雨冲刷下来,几天前的脚印早已被冲洗的干干净净,这脚印只有可能是今天才留下的。

脚印很模糊,如果是雨后踩的话,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再加上没有其他的干扰下定型,应该会很清晰,唯一可能的时间大致是在接近正午时分。

他知道自己的推理能力尚不完美,只能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好家伙!捡了个大便宜,把我的药草给捡走了,一根都没有留下。”他瞬间明白了过来,感慨着时运的不济。“不行,我得看看是谁偷走了我的月华草。”洛雪扑了个空,越想越不对劲,心头的期待值瞬间转换为了气愤值。(你把药草丢在这里不带回家怪我咯?)

他顺着并不清晰还有断续的脚印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同时双眼打起精神观察周围,防范着任何可能来袭的危险。

这是回镇上的路,这人捡了月华草就直接返回了镇子;如果不是洛雪清楚,他还真以为这人是一开始就盯着这篓月华草来的呢。

和他来时的路线有着些微的不同,这人似乎往北边绕了一个小圈子,一路走下来,隔着林子依稀已经可以看见小镇的东北角。可正当小镇露出一角时,脚印似乎毫无章法地凌乱了起来。走到一半脚印又陡然一变,方向直指凡水镇。

“脚印比走时加深了许多,这一块的土地软度没有变化,如果重量没变的话,应该是脚下加重了力度。”

间距增大了,这应该是跑了起来,越来越快,脚印的深度也越来越大?

前方又是一层茂密的草丛,过了这层就差不多快回城镇了。不知怎么的,洛雪心里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不好的感觉像是堵在心口,难以抒发,他总觉得自己像是忽略了什么东西。

翻过草丛,他眼前是药篓和被散落在地上的月华草,那人似乎将东西丢在了这里。

“不枉我追踪一番啊!”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洛雪失去了冷静,冲了出来。

但是为什么要丢在这里?洛雪翻找着药篓里因为被拔出来而显现出原形的荧白月华草,原本失水的月华草因为吸收了充分的雨露,又重新散发着活力。微不可察的踪迹被他捕捉到了。

“有血?”他看见了荧白的茎秆上沾着一个血色的小点,不禁拿鼻子上前凑拢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入。

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深绿色草地又是几株月华草,洛雪走进了发现,它们正安静地躺在血泊当中,褐红的血液混在深绿色的草丛中难以引人注意。血泊后则是被拖动的血迹,打着折线又蔓延进入了草丛。在血泊边上散落了扭曲的筝形盾,一把断裂的精美华剑。

在那里几只足印赫然在目!是熊的脚印!

一阵彻骨的寒意笼罩了他的全身。

绕了一个圈子的回镇路线!惊慌的奔跑!被拖动的血迹!熊的脚印!利爪熊!一定是狡诈的利爪熊!

他不敢动弹,浑身的防御系统全面开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同时燃烧着自己的大脑,努力想要重现这一场景。

可是足迹!为什么之前没有利爪熊的足迹!总不能是送入熊口吧!任何的推断在没有足迹这一事实面前都戛然而止,洛雪快要疯狂了。

运城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大庆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绵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运城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大庆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