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魔武至尊 第13章 疯子与蛮子

2019-12-04 19:0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武至尊 第13章 疯子与蛮子

萧家外围的萧磊住处,连片的房屋先是被穿山甲破坏,接着被萧疯子和萧鹰大战,恐怖的余波杀光扫过早已变成了一片废墟,庭院内的十几株古树都被恐怖的能量风暴连根拔起。

场中出现数十个触目惊心的大坑,大坑底部一个乱发披肩的男子骑在另一个鹰眼鹰鼻的中年男子身上发狠的打着老拳,每一拳下去都能带起一串血花。

“你这疯子,我早晚剐了你。”萧鹰心下憋屈,眼中喷火的咒骂。

“还特么嘴硬,看你的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萧疯子发疯起来可谓六亲不认,一边大骂一边狂挥动拳头,他双臂一晃,瞬间出现四个拳头,“咚咚咚”的全擂在了萧鹰脸鼻上。

“二叔厉害,二叔威武。”

一阵令xiǎo丁川汗颜的童子喝彩声在身侧响起,身边的毛孩儿萧磊xiǎo脸激动的发红,挥舞着毛茸茸的xiǎo拳头为萧疯子助威。

一会儿光景,落了下风毫无还手之力的萧鹰被打得相当凄惨,眼梢眉骨被打裂,眼珠淤青暴突,口鼻间血肉模糊,牙齿都被打断数颗。

“萧疯子够了,胜负已分,同是萧家人,不要下重手了。”围观的萧家子弟有人出言叫停。

“你算老几,老子的事你也敢管,信不信我半夜拆了你家窗户。”

説话劝阻的人脸色难堪,还真担心这得了失心疯的家伙会半夜去他家折腾。

萧疯子不管不顾又一老拳砸了下去,“喀嚓”一声,萧鹰那挺拔的鼻梁骨被捶断,鲜血长流。

“混帐东西滚回地牢待着。”

一道恐怖的道音在原地卷过,如闷雷在耳边炸响,一束青色的光芒如利剑洞穿了萧疯子的肩头,一个恐怖的伤口出现,鲜血长流,森森的白骨茬都露了出来。

“萧侯长老来了。”

天宇上观战的众多萧家子弟心中一凛,真正的狠角色来了,萧侯可是与家主平辈的老人物,论辈分排行老六,今日恐怕难以善了,这萧疯子就是再逆天也不会是萧侯长老的对手。

正在发狂狂揍萧鹰的萧疯子流血踉跄后退,看向天宇上的老者。

虚空间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眼中含着汹涌的暴戾之色,让人心底生寒,在其左手边还拉着一个脸色发白的少年,正是被xiǎo丁川出手重伤的萧飞羽。

“老猴子,暗中偷袭老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与我真刀真枪的干,怕你我就不姓萧。”萧疯子疯魔症发作可谓是六亲不认,自称老子还直接把萧侯称作老猴子,让一大群萧家子弟想笑又不敢笑,实在是憋得辛苦。

“没教养的东西你找死。”

身为萧家宿老的萧侯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出人意表的是他竟是率先向xiǎo丁川出手,一指头diǎn出漫天青光,xiǎo丁川心中一惊,连忙抬腿躲闪,但那束青光速度实在太快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入他的身体,一瞬间双腿如灌铅般沉重,迈出去的腿啪嗒落地如何也使不上力。身体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禁锢住。

“羽儿,面子怎么丢的给我怎么打回来。”老者萧侯面色冷漠的説道

萧飞羽脸上的苍白未褪,显然伤势未愈,只见他一个猛子从空中跳下来,脸上含着腾腾煞气冲向xiǎo丁川。

萧疯子身形一动欲出手相帮却被须发皆白的老者萧侯截杀拦阻。

“不许伤害我xiǎo哥哥。”

毛孩儿萧磊勇敢的挡在了xiǎo丁川身前,一脸无畏的盯着冲过来报仇的萧飞羽。

“你这狼杂种给我滚开。”

萧飞羽面色冷峻,眼中迸发寒芒,一脚踹出将毛孩儿萧磊给踢飞了出去,实力差距过于巨大。

“野崽子不会想到有今天吧!让你耍横。”萧飞羽一边咒骂一边扬起了手掌,“啪”的一声,一耳光结实的打在了xiǎo丁川脸上。顿时xiǎo丁川的半边脸颊开始通红浮肿起来。

“你这个只会依靠大人的窝囊废,早晚一天我揍死你。”

xiǎo丁川眼中喷火怒吼,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想要还手但身体依然被强大的力量所禁锢。

“还敢给本少爷嘴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巴掌硬。”萧飞羽得意的冷笑,甩手又一耳光扇在了xiǎo丁川左脸颊上,两面脸颊都被打得淤青起来。

“希律律!”

一道庞大的黑影奔来,虎头马仔从暗处蹿出,一个斗大的蹄子尥向萧飞羽,“咚”的一声,萧飞羽猝不及防下被马蹄子蹬飞了出去,其脸上已严重变形,鼻梁骨和眼角都被马仔给蹬裂,面上更是有一个乌青的马蹄印。

萧飞羽从地上爬起来,气得身体剧烈发抖,今日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只畜生踢翻在地,这比扇他耳光都疼,抬头看向天宇大喊道:“爷爷替我宰了这四脚畜生。”

老者萧侯欲出手,与其激烈交战的萧疯子却疯狂的扑杀过来,那股凶横劲儿令他都微微变色,无暇分身的萧侯一声低喝:凭自己本事,如果你连对手的一只战宠都杀不死,就不配做我的孙子,别想进族内的虬龙潭。

围观的萧家年轻后辈闻言,神情振奋,虬龙潭可是年轻一辈梦寐以求的宝地神潭,能进入虬龙潭炼筋淬骨,洗筋铸髓抵得过十年苦修。

萧飞羽闻言也是脸色一变,身为萧家为数不多的天才之一,进虬龙潭修行他势在必得,不能出一丝一毫的纰漏。想到此处他眼中一寒,体内的虬龙劲爆发,如一头凶兽幼崽扑向虎头马仔。

马仔也夷然无惧,虎头低吼,马尾甩动,人立而起向萧飞羽踩踏过去,动作飞扬嚣张。

“呀嘿!”被莫名力量困缚住的xiǎo丁川努力抗争,xiǎo脸憋得通红,体内的血气滚滚奔腾,动用了全身的力气抗争,依然没有摆脱禁锢的迹象。

“嗡”的一声异响,xiǎo丁川感到手腕处一直处于沉眠中的囚龙锁链在轻微震动,神兵有灵,感知到了一股压制性的力量,自主复苏,xiǎo家伙眉头紧锁,努力沟通这条龙狱宫至宝以期突破困局。

“呀!xiǎo野蛮人你怎么不去打架在这里观战呐?”

一阵香风扑面,紫色衣裙飘舞如一个xiǎo精灵,萧环轻灵的落身在丁川身前,调皮的看着xiǎo丁川。

xiǎo丁川还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沉下心神努力沟通囚龙锁打破身上的禁锢。容貌明艳无双的萧环见这个穿着兽皮衣的xiǎo家伙竟然不搭理她,气得她xiǎo嘴鼓鼓,直接伸手在xiǎo丁川脸上掐了一把。

“呀!把你的脏手拿开你这个女流氓,我娘亲説主动抚摸男人的女人都是女流氓,女妖精。”xiǎo丁川语出惊人,雷倒一大片人。

“你……你这个野蛮人敢骂本仙子。”萧环俏脸发寒,扬起莹白素手“啪”的一耳光甩在了xiǎo丁川脸上,这一耳光虽然力道不大但勾动了之前的两耳光伤势,脸上火辣辣的疼。

“呀!你这个女流氓,待我恢复自由把你屁股拍烂。”xiǎo丁川这次真的动了真火,一会儿功夫挨了三耳光,这是打记事以来从来没有受过的屈辱,这一刻他无比渴望变得强大,一种对力量的向往在心底疯狂滋长。

“你这野蛮人还敢骂我。”萧环紫衣翻飞起舞,又扬起了那莹白素手准备教训xiǎo丁川。

“够了,xiǎo环姐。”

被萧飞羽踢飞出去的毛孩儿萧磊终于满头是土的跑了过来,一膀子撞开了萧环眼含不忿的盯着对方。

萧环一个不妨被撞了一个趔趄,差diǎn一头栽进土里,这一情形让她凤目含煞,蛾眉倒立。

“好你个xiǎo磊子,竟然为了一个外来的野蛮人对姐姐我动粗,想想平日间别人欺负你的时候是谁替你出头的?”

“我……我,反正就是不许欺负我xiǎo哥哥。”看着萧环两手叉腰眼眉倒竖的模样,萧磊也有些胆颤心虚,在萧家,萧环算是同龄人中对他最好的了,别人歧视他是怪胎毛孩儿时,总是萧环出来给撑场子护着他。

“嗡!”

xiǎo丁川的体表出现一只青色的虬龙图案,牢牢的盘绕在其身上,那是萧侯留在他身上的禁锢术,此时被xiǎo丁川借助囚龙锁的力量*出了原形。xiǎo丁川避开众人的视线,努力催动囚龙锁,一道青翠如碧霞的毫光在xiǎo丁川右手腕亮起,沿着其臂膊经脉蔓延全身。

xiǎo丁川双臂用力一挣,“啵”的一声轻响,萧侯设下的禁制破碎化为流光碎雨。

“咦!这xiǎo子竟能破开萧侯的禁锢术,那可是萧家的一名族老啊!纵然是略施xiǎo术也不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所能破开的。”

人群中有人发现xiǎo丁川恢复了自由,开声惊叹。

“难道他身上有异宝?”一群人眼神犀利的在xiǎo丁川身上扫来扫去,但却未发现什么。

xiǎo丁川恢复自由身后,活动了下被禁锢多时的筋骨,侧目看向天空上激烈大战的萧疯子和老者萧侯,那里被一团炫目的光华笼罩,看不清里面的战况,最后xiǎo丁川把目光盯在了正在拼斗的一人一马身上。

马仔为护主与萧飞羽斗在一处,斗大的蹄子凶狠而暴力,在萧飞羽身上留下了醒目的马蹄印,尤其是萧飞羽脸上的那个淤青的蹄印,似乎在昭告天下马仔的威猛神武。但龙精虎猛的马仔脖颈上也多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柔顺光亮的皮毛被血侵染,汩汩冒血淌了一地,本来就是枣红色的马身更显殷红,那是被萧飞羽动用虬龙劲所伤。

“狗仗人势的东西,呀黑!”

看到马仔为自己所受之罪,xiǎo丁川大眼泛红,不由自主又想起了雨墨叔叔那匹为自己挡箭的青马,无名的业火熊熊燃烧,xiǎo丁川抬手便动用了浑身那堪比蛟象的肉身力量,一拳轰出,空气都呜呜作响出现一丝扭曲。

“噗!”

与马仔缠斗的萧飞羽冷不丁挨了一拳,一嘴牙齿爆碎,口齿喷血倒飞出去。

萧家的众多子弟吃惊异常,嘴巴都张成了“o”型,萧家寄予厚望的仙苗天才少年萧飞羽竟被一个穿着兽皮的野孩子一拳轰飞了出去,而且还是如此的狼狈,牙齿崩飞口鼻都被轰塌。

“呜呜!你这个野崽子我要杀了你!”

萧飞羽肺都气炸了,含糊不清的叫嚣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眼中嗜血通红,如一只暴怒的凶兽要择人而噬,几次三番在众人面前丢了颜面,最不能容忍的是两次都败在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孩子手里,这让养尊处优的萧飞羽气得直欲发狂。

“还跟我摆臭架子。”

xiǎo丁川本来清澈有神的大眼顿时变得凌厉无比,如同一瞬间换了一个人,拥有了绝世无匹的锋芒,如一个年幼的神子在发威,凌空飞起一脚踏在了萧飞羽面门,“喀嚓”一声骨折的声音响起,萧飞羽的脸颊骨被踏碎,整张脸扭曲得吓人,嘴巴大张着惨嚎不已,脸上那个鞋板子脚印特别醒目。

“打我耳光我便拆你的骨。”

xiǎo丁川发狠,又一脚踏下,xiǎo丁川的力气何其大,一脚朝萧飞羽胸口跺下去,骨骼折断的声音响个不停,萧飞羽的肋骨也不知被踩断多少根。

“啊……爷爷救我。”

萧飞羽剧烈惨嚎求救,萧飞羽那凶狠的眸子里终于闪过一丝惧色,此时的xiǎo丁川眼中如野兽般狂野凌厉,让人感觉是在面对一头史前凶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