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古诗词拆解玩法走红网友用加减乘除玩坏古诗

2019-10-08 18:1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古诗词拆解玩法走红 友用加减乘除玩坏古诗

  “十年生死两茫茫,五年生死一茫茫”(原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原本苏轼《江城子》里的一句词,被微博友“韦十七”拆了开来,瞬间就变得搞怪了。这种新鲜的拆解古诗词玩法,立马引来一大波友风风火火的跟风造句,成为当下最流行的微博体。

  饶方婧 实习生 杜文颖

  加减乘除

  古诗词一秒变段子

  除了秋裤体,如何一秒“毁”诗词?6月4日,友“韦十七”在微博上交出了答卷:将“十年生死两茫茫”除以2,拆成了“五年生死一茫茫”。词人苏轼思念亡妻之痛,一秒钟就变成爆笑的络段子。

  随即,这条微博引来2万多友脑洞大开,拆诗接龙,“众里寻她千百度,人里寻她三百三十多度”,“千里江陵一日还,一里江陵分分钟还”昨日,看到“数字拆诗”这一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超过1300万。

  “没想到古诗词还可以这样玩,太搞笑了。”友“西夏皇叔Libr”在宁夏一家国企工作,他告诉,在看到这个话题后,“整个人在电脑前笑得前俯后仰”。随后他也跟风小试牛刀,将“两只黄鹂鸣翠柳”拆成了“一只叫唤半棵树”,引来许多友点赞。

  家住南京、今年18岁的友“师父你好自为之吧”则创新出了另一种版本,昨日,他告诉,自己所写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回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千媚生”,不仅逗乐了不少身边的朋友,还成为上流传的经典版本,被许多人转发。

  一时好玩

  留学生玩转古诗词

  昨日,商报联系上了最早发起这场“数字拆诗”的友“韦十七”,今年28岁的他正在澳大利亚攻读硕士学位。韦先生告诉,自己是一个古诗词爱好者,平时一边上学,一边做兼职,读古诗词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消遣方式。

  那怎么会想到将诗里的数字拆开呢?韦先生坦言,纯属一时兴起,看到“十年生死两茫茫”这句词里都是偶数,便随手做了一个除法。没想到这句改编发上后,竟然引来众多友的关注。“我也看了那些评论和转发,友们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才,回复也超级好笑。”

  脑补派

  @叶远舟:将军百战死,将军五十战植物亾

  @吴蓝洁DayDayUp:千里江陵一日还,万里江陵十天半个月打来回

  @扣桑:一骑红尘妃子笑,三骑红尘妃子呵呵呵,十骑红尘妃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晓豫酱要做一颗幸福的甜豆:八百里分麾下炙,四百里有肉不给你吃

  @_599_: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两日为师,终身为爷爷

  @爱吐槽的狐狸:一壶浊酒喜相逢,两壶浊酒喜当爹

  @礼小内谁呢噶哈呢:二月春风似剪刀,一月春风似砍刀

  @柴婷亮旅游:听君两席话,学都不用上

  @安妮:千年修得共枕眠,五百年修得面对面

  @BiscuitDay:十年磨一剑,两年才打铁

  文字派

  @郭俊雄:山重淼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三村

  @韓xin同學_:烽火连九月,家书抵万鑫

  @村上有树:门前流淼尚能西,休将皛发唱黄鸡

  @瑪哩-瑪哩Home: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将军一战死,壮士诶?壮士呢?

  @云杰忽雷驳:气吞万里如虎,气吞十里如hello kitty

  @斯高皮恩:一寸光阴一寸金,三寸光阴一个鑫

  @“Rainie祺祺祺”:三十功名尘与土,十五功名小与十

  @小青蛙:珍珠十斛买琵琶,珍珠五斛买比巴

  @忆仔你确定你是在奋斗么: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同行二十四年,一定能知道木兰是女郎;同行四十八年,木兰已成娘,同行96年,木兰你还在吗?

  @昔酒无事:众里寻他千百度,人里寻他三百三十多度

  @“我见人见众生”:三十而立,六十耑立

  数学派

  @所长别开枪是我:千里江陵一日还,百里江陵两小时二十四分还。

  @轩窗月照下:锦瑟无端一百弦,两弦两柱思华年

  @朱小小勇:十年磨一剑,五年磨半截

  @奶酪三明治: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二着不慎,连输两盘

  @0000林宇哲:君子二言,八马难追

  @-Alex大王你醒醒啊大王-: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弱水一千五,只能舀半勺

  @杨可欣大人:八千里路云和月,四千里路云,四千里路月

  @“阿司和匹林”:日啖荔枝三百颗,年啖荔枝十万九千五百颗;一粒荔枝三把火,十万九千五百颗荔枝328500把火

  @莫栽桑:十年生死两茫茫,一百一十年生死二十二茫茫

  @我是贼贼歪:飞流直下一千五百尺,疑似银河落4.5天

  声音

  能唤起学习热情

  但不能一味恶搞

  在友们乐此不疲地将含有数字的古诗词拆分时,不少人则发出了反对的声音,认为这是一种不尊重传统文化的行为。友“陈怒坤”说,数字拆诗“颠倒了传统文化,歪曲诗词意义,对于现代人了解古文化毫无意义。”友“露台摇椅”也认为这种活动真是“闲得没底线了”。

  昨日,商报联系到了西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周睿,他告诉,在过去,古人写诗词时用数字,实际上是为了将审美进行量化,不过没想到现在,这些诗词会被友拿来这样玩。

  “这也体现了近年来,络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再创作。”周睿表示,络时代,人们追求轻松愉快的碎片化信息,以减轻生活中的压力,而古诗词的娱乐化,改变了传统文化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形成一种反差,更容易吸引年轻友参与其中,就好比此前同样在络走红的“秋裤体”、“杜甫很忙”等。

  周睿认为,作为一种娱乐行为,“数字拆诗”能唤起大家学习古诗词的兴趣,但凡事要把握好度,不能一味的恶搞。“古诗词是古人流传下来的一种宝贵财产,我们应该尊重它,而且真要学好古诗词,理解其含义和意境是非常重要的。”

新三板
世界史
产后护理
分享到: